《财政厅长朱公铎民裁免茶商重征记》考释

 

朱镜宙资料照片(朱有发先生提供)

《财政厅长朱公铎民裁免茶商重征记》拓片(朱有发先生提供)

  邓明 文/图

  2017年,我在甘肃省图书馆西北历史文献部查资料时,帮助一位温州人查到1933年时任甘肃省财政厅长朱镜宙的文章与照片。这位温州人是代朱镜宙的侄孙朱有发在兰州搜集朱镜宙资料的。朱有发是浙江乐清市侨联副主席,也是研究朱镜宙的专家,他收藏大量关于朱镜宙的资料,撰写多篇有分量的关于朱镜宙的论文。朱有发对于兰州的这些资料很感兴趣,遂赠余《财政厅长朱公铎民裁免茶商重征记》(简称《重征记》)拓片照片,谨致谢意。

  《重征记》原碑当年立于兰州府城隍庙,未曾著录,今无存,盖因城隍庙内廊庑间元明清以来碑碣林立之故。而外地学者则敏锐地关注这通碑,这就是考古学家夏鼐,他在1944年3月27日的日记中写道:城隍“庙中有民国乙亥(1935年)财政厅长朱公铎民《裁免茶商重征记》(靖远范振绪撰并书)。朱为乐清人。”夏鼐是温州人,乐清为温州属县,千里之外见到老乡的文字,有股亲切感,故记了一笔“朱(镜宙)为乐清人”。但因时间原因,他未曾著录碑文。1956年将城隍庙改建为兰州市第一工人俱乐部,众多的石碑皆作为建材,或铺为台阶,或砌入地基。幸运的是这通碑的拓片珍藏于乐清市档案馆朱镜宙案卷中,弥足珍贵。以下就这通拓片(以下简称为《重征记》)做点初步的考察,以求证于方家。

  《财政厅长朱公铎民裁免茶商重征记》

  “甘肃茶引之课税由来已久,然其初不过以茶易马而已。自明成化始定纳粟收银、商课折色之制,弘治三年始令陕西布政司招商给引,自是数百年来茶商运茶赴甘,照引纳课,正课纳后无他诛求。迨后养廉、捐助、充公、官礼诸名色,以次递增,于是正课外,加入杂课,继又并杂课而为厘金,改官引而为茶票。

  入民国以来,于甘肃境内泾川则征经过印花,蒿店又勒收保卫补助之费,于陕境则征潼关杂税,近又征泾阳改制费,盖至是而商力疲矣。官茶营销西北,东尽关中,西讫新疆,南达青海、两藏,北逮蒙古,商路本宽。自清乾嘉以来,先后将西安、同州、凤翔、汉中各引悉数拨归甘商带销,无引私茶充满陕境,于是茶商失去引地十之二。至道光初,有领理藩院印票,贩闽、滇茶至新疆者,潜用湖茶改名,千两、百两、红封、蓝封、帽盒、桶子、大小砖茶出售,于是茶商失去引地十之三。近日外蒙多故,商运不通,于是茶商失去引地十之一,盖至是而商运滞矣。

  岁癸酉(1933年),乐清朱铎民先生度陇长财政,目击阛阓凋敝,惄焉心伤,遂决计以维商业、轻负担为事。受事之初,综覈历年增加征收者若干数,苛杂税捐之扰民者若干种,无力担负者若干人,凡不便于商、于民者悉去之,于是茶商经过泾川之印花、蒿店之补助费,即实时废除,潼关税年征四五万,先生一再与邻省力争,始获豁免改制费,去函数四,论列得失,陕当局韪其言,允自二十四年(1935年)起,先减半数,盖至是商力又为之一纾。又虑旧商之无力赓续领票也,为之减领二百票,盖至是商运又为之稍畅,茶商负累久,频年求减什一而不可得者,今则一一去之殆尽。茶商不没先生维持调护之力,丏绪一言以志纪念,绪固知先生将大有造于甘肃,不止茶商沾惠已也。

  犹忆去春有以万金请领烟叶牙帖者,先生以无裨于商,有害于民力驳之。永登、华亭产土瓷,向征税奇重,先生以寻常日用土货,足挽漏卮,遂分别减免其税。陇上屯粮最多,前数年,曾有改屯为民之举,在当时不过为筹款计,籍以收取地价而已,但地价收去而民地之照,迄未发出,先生欲为陇民除永久之痛苦,毅然限期各县办理清结。此举于省库收入顿缩,而民间纳赋则减轻及半。至特税、畜税、票价、驼只加征公费项下盈余,向为岁时令节,奖励署员之需,先生则呈请收入省库,作正支付,以弥补岁入之不足。

  由此数事观之,先生实为造福于陇民而来,惠政在陇,而其廉洁,足以昭示于天下,其事虽传播于一时,其泽足以普及于奕世。夫当财力竭蹶之时,理财者苟率由旧章,不多取于民,已足为人所称道弗衰,矧至减无可减之际,必欲百计图维,一轻民累,任人之所不能任,为人之所不敢为,如先生者,又岂仅茶商一方颂祷已哉,因记之。民国乙亥(1935年)春,靖远范振绪撰并书。

  东、新柜总商:彭应卿茶、扈俊章商、魁泰通、合盛东、庆和公、德合生、天泰通、魁泰兴、乾瑞升、大同恒、世诚泰、天泰昶、宏利久、乾益成、裕兴重、合盛谦、祥盛永、永益德、天泰盛、继美丰、义聚隆、公和初、天泰初、新盛通、涌和公、大兴成、元亨通、合盛西、天泰益、福兴合、天泰诚、天泰明、万源德、义聚昌、泰合诚、万茂和、天泰涌、德泰益、万顺德、万顺成、福茂盛、义聚秴、益生源、天泰和、天泰运、协和源、天泰源、乾瑞昌、天泰永、天泰兴。”

  碑题中的“财政厅长朱公铎民”即甘肃省财政厅长朱镜宙(1889年-1985年),他的字为铎民,晚号雁荡白衣、雁荡老人,法名宽镜,法号佛显,浙江温州乐清市虹桥镇瑶岙村人。章太炎三女婿。浙江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。曾随孙中山广州护法,担任军政府参议。历任过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副行长、甘肃省财政厅长、陕西省财政厅长等职。1940年因病离职。1947年赴广东南华山皈依佛门,随侍近代禅宗著名高僧虚云修行。1949年去台湾。1985年病逝于台中医院,享年96岁。2002年8月遵照其生前愿望骨灰归葬故里瑶岙墓中。遗著有《咏莪堂全集》等十多部。

  1933年5月,朱绍良出任甘肃省主席,邀请精通财经金融事务的朱镜宙出任甘肃省财政厅长。此时的甘肃依然地瘠民贫,加之军阀分据,政出多门,层层盘剥,商贸萧条,经济凋敝。为救此弊政,他制订了财政改革路线图:“第一步应从安定西北始,欲安定西北,又应从整理西北始,欲整理西北,财政与军事二者不可偏废。”《重征记》就是改革茶税征收的成功举措的反映。

  众所周知,甘肃为西进新疆、青海,北通蒙古的要道。新疆、蒙古又毗连俄国,这里的蒙古族、藏族及俄罗斯人大都有饮茶的习惯,“故茶商在兰(州)市三十六行中,占有极重要地位。全体茶商每三年甘肃财厅请领茶票一次,共计一千三百三十张,每张纳税一百四十一元,又印花一元。春季持票赴海南安化等处采购茶叶,每五千斤为一票。装包运往陕西泾阳,加药料制成砖茶,每封重约五斤,然后载运来兰,装入财厅所设茶库内出库时,再纳盘茶费,每票二百二十一元二角。然后陆续运往蒙古、青海、新疆等处销售。在昔最盛时,茶商曾多至四十余家,今则仅三十余家矣。近年受新疆乱事之影响,西路销场大减。现兰市茶价,每封售洋二元三角,每年额销三百五十六票,合计一千四百二十四万斤。”可知茶税是甘肃税收的重要组成部分,支撑着甘肃财政的半壁江山。

  碑文首先简述甘肃从茶马互市到茶引制度向茶票制度的演变。甘肃最早“以茶易马”,自明弘治三年(1490年),始令陕西布政司招商给引,从此数百年来茶商运茶赴甘,照引纳课,正课纳后,没有其他的强制征求。所谓“引”,即是茶引,指茶商纳税后由官厅发给的运销执照。上开运销数量及地点,准予按茶引上的规定从事贸易。这种创制于宋代的茶引法,元明清相继沿袭。但是到了“咸丰朝太平军的战争,湖茶北运,交通阻塞,再受同治朝陕甘的事变,引商贸易无法维持。而私贩却纷纷而来,占有了官茶的市场。”面对整个甘肃茶务崩溃的局面,陕甘总督左宗棠于同治十一年(1872年)开始整顿茶务,规定每引厘金,至多不得过二两。

  接着写民国以来,甘肃停协饷,财政困难,各地雁过拔毛式的盘剥包括茶商在内的行商的行径。茶商途经甘肃泾川征收印花税,经过蒿店征收补助费,经过陕西潼关每年征税四五万两。层层盘剥,致使茶商获利甚微,甚至亏损,最终导致茶商萧条,省财政收入减少。

  朱镜宙看到商业凋敝,源于苛杂税捐众多,于是废除泾川的印花税、蒿店的补助费。并与陕西省反复交涉,指明得失,终于豁免改制费,潼关税减去半数。又减领茶票二百票。这三条举措让利茶商,畅通商路,增加省财政收入,促进甘肃茶叶运销健康运行。

  其三写减免各种苛捐杂税的善政,例如减免永登县窑街、华亭县安口所产瓷器税收、“改屯为民”的举措。朱镜宙认为“甘肃农村破产之原因,实由屯粮过重所致,人民无力完税,因而弃家逃亡者日有所闻,为解出人民痛苦及维持政府威信计,决不能因影响税收而中辍,当经严定奖惩,限期实行该屯为民”。从1934年初起,甘肃省政府接受朱镜宙的建议,在全省各县推行奖惩措施,强力开展“改屯为民”的革新,到1935年底基本完成,使甘肃民众畸轻畸重的负担,趋于合理。

  朱镜宙的这些惠政,得到甘肃民众的赞誉,省城茶商得到实惠最多,更是感激朱镜宙“维持调护之力”,于是请甘肃靖远进士、著名书画家范振绪撰书《重征记》,立于城隍庙,表彰朱镜宙造福陇民的惠证。

  综上所述,《重征记》是一通有关20世纪上半叶甘肃地区商贸及税收的珍贵碑文,为修志写史提供难得的翔实资料,也是记载朱镜宙惠陇事迹的纪念碑。同时也是书法精品,字字玑珠,圆融饱满,有很高的欣赏价值。


[ 相关下载 ]

下一篇:【陕西茯茶】 陈放越久香越浓(乡村发现·美味)

上一篇:19岁 在你最美好的年华里与你相遇

大家都说

captcha